大佩佩佩佩的开花233

这里cn筱漓 大概也是一个……懒癌写手吧…谢谢大家喜欢💕

(瑟莱)(佩花)镜面 SIX

        对着镜子不断摆弄头发的Orlando恍惚了一会儿,一下子便对上了一双熟悉的蓝瞳,脑子里便浮现了自己拍戏时,把美瞳摆正后,对准眼睛,憋一口气,眼部传来一小片凉意,生理泪水从眼角溢出,滑了一点距离,后黏糊糊地挂在脸上,抬头对上镜子里的那双蓝幽幽的眼睛仿佛与记忆中回想到的重叠了,牙刷掉落,在空荡荡的卫生间哒一声,这端世界与另一端世界有了共同的声音。

    镜子对面的Legolas似乎看起来并没有惊讶,面对着熟悉的脸,抿了下嘴唇,湛蓝的眸子就转移了视线,盯着Orlando身后的浴缸出了神,迟迟不开口,过了一会,他想起镜子前的人还在聚精会神地看着他,便缓缓开口:“你看起来很精神,之前没有见过精灵吗?”白色睡衣的袖角被他卷了起来,面对着没有印出他身形的镜子开始整理衣冠,Orlando觉得今天就是一个满是惊喜的一天,显然他的喜比惊多,他做梦没有想过能和他扮演的角色对话,当然眼前的精灵是活生生的,不是角色,就是实实在在的精灵王子——Legolas,Legolas见眼前的人依旧没有回过神来,就走回床边,然后躺下,用手枕着脑袋,一缕白金色的发丝半垂在他脸前,他有意无意地吹着发丝一荡又一荡,与床亲密接触的后果就是想睡觉,忍住想打哈欠的冲动,微微仰了一下头发现镜子里的人还在盯着他,他侧过身,随便问了一句:“你觉得我怎么样?”就觉得他大概在等镜子里的人回答之前就可以睡着了,拉了拉身旁的被子,找了一舒服的姿势,闭上眼,慢慢放空自己的思绪······

镜子里的人丝毫没有犹豫,贴着镜面回答:”Orlando,Orlando Bloom。”

     几分钟前还冰凉的镜子,现在被他贴出了热度,见镜子里的精灵王子若有若无的搭理着他,本来好好面对面看着对方的,现在却躺到床上去了,觉得自己应该主动介绍一下了,一听Legolas开口问,就弹出一句:Orlando,Orlando Bloom。“似乎没有什么毛病,依着镜子的Orlando似乎也觉得累了,换了一只手来支撑着自己,瞧着镜子对面的Legolas听到回答后,身体一僵,一翻身,面对着床面,:”噗呲。“笑出了声,好看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,身体因笑颤抖着,白金色的头发一点也不乖巧地翘起来,白皙的脸颊笑出了粉粉的颜色,一会就尝试着平息自己的呼吸,Orlando这时才看见,那眼睛是红肿的,头发不是刚刚才乱的,那笑也带着发泄自己情绪的意味。

    而Legolas接着又转过身,然后坐起来,笑着对Orlando说:”好的,Orlando,请你回过神来,说说,你觉得我怎么样?“

   Orlando没有理解对面的精灵在问什么,虽然他看得出一些,论外貌,眼前的精灵显然是美的,论精神方面,他觉得,:“你看起来很不好,Legolas。”

    站在门外领着一袋早餐的Lee,在想着进去后该说些什么,类似于嘿Orlando,你今早睡得怎么样,我的床是不是很舒服,什么的!啊真该死,这会很奇怪的,抓了抓头发,在门口来回走,总要想出什么吧,看着之前在热腾腾冒气的墨西哥卷,现在有点转凉趋势,他心里就觉得算了,送个早饭,至于嘛,而且现在都中午了,从裤袋里摸索出房卡,一刷,房门滴一声,开了,本以为可以看到Orlando大字躺在床上的Lee,走到床前,发现床上早就没有人了,枕头还掉在地上,还听见卫生间里有人在絮絮叨叨,不用想,还能是谁,他把早餐放在床头柜上,准备去找“躲”在卫生间里的某奥。


(瑟莱)(佩花)镜面 Five

   没有闹钟的提示,Lee自然睡到了九点,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,他大清早一睁眼,眉毛都没来得及摸,一恍惚,他便见Orlando坐到他的床上,整个人都冒着浴后热气,平时被发胶拘束的头发,现在却嚣张地打着圈儿,一两滴水珠从发梢尖滑落,悄无声息地躲藏进锁骨中,仿佛整个房间都弥漫着牛奶的味道,对方似乎熟练的很,拖鞋被胡乱踢踹开,一跃,只感觉那人一来一下子床陷下去了好多,显然单人床对于两个成年人来说太小了,对方用左手支撑,抬起身移了几下,找到舒适的位置,双腿正经地盘了起来,浴袍一扒,一抛,浴袍哗一下跌落到床角边,人便顺势裹入被子里,唔......不断转着卷着被子,一会儿Lee那就没了被子,Lee松了手让本捏紧的被角从手中脱落,起身拿起衣服,回头看着背对他的Orlando迟迟回不过神。

    Orlando红肿的双眼逐渐眯了起来,后来干脆紧紧闭上了,Lee听起着彼此沉重的呼吸声,如烦腻的猫爪,肉垫和尖爪若有若无,一下又一下的抚着Lee的心,“‘orlando你要不要.......“‘回复他的是一阵阵鼾声,显然对方并没有想开口说什么。

    转身,走出,关上门。

Lee靠在门外,不断平息着自己的呼吸。


      密林的夜,从未让Legolas这般喘不过气,没有声音,心里却百般烦闹,身旁那块位置,早就没了温度,独有的酒香萦绕于他的鼻尖,若有若无,略长金发和自己相似,只是相似,挑起一丝,沉浸于一时之乐,却忘身于一世之痛,说的是谁?

     他起身,对着床前的试衣镜出了神,像是被某种力量吸引了,就不由着下了床,精灵轻盈的身体从未被阻碍过,一跃,来到镜子前,Legolas若有所思,手指触摸到那块缺失的棱角,细细摩挲着,啊这面镜子,是Ada在他一百岁生日那天送的,从那夜起他就再也没挪动过,大概是那宝石,花纹,纹路,镌刻,无不是他最喜爱的,而现在照着自己的身体,这精壮的肌肉,是多年练习而来,可惜的是,最少的是伤疤,想到这不禁蹙眉,因为不管是大伤还是小伤,ada总能第一时间从他身边的精灵那得知,有一段时间他特别讨厌这样,还屡次和Ada吵架,他总觉得一点也不自由,被禁锢了,没有丝毫的空隙可以让他呼吸一般,但每一次受伤后从那双蔚蓝的瞳眸里流露的感情,他都读不透,Ada帮他涂药膏时,总不忘念叨几句,想着什么,皱紧了眉头,“留疤,难看。”那神情一直是心底的烙印。

    年复年,日复日,他渐渐知那有七分心疼,二分责怪,那还有一分是什么?

    突然眼前闪着一片亮光,逐渐退去,呈现出的是一幅令他无法想象的画面。

    一个看似面熟的人在一个房间里睡觉,这睡姿简直了,Legolas笑着着那男人嘴里嘟囔着,把盖着的被子踢掉,又转一转身,翻下了床。

“啊!额.....”Orlando像是瞬间被砸醒似的,趴在地上迟迟反应不过来,撑着床角,直起身来,尝试睁开眼睛,在床头柜上四处乱摸,冰冷的金属触感,一按,愣了一会......啊十二点啊......啊又睡懒觉了,慢腾腾地走到卫生间,拿起牙刷,挤好牙膏,往嘴里一塞,才发现,昨晚好像走到Lee的房间来睡了,呸,啧薄荷味的药膏,蓝色的牙刷,再拿上绿色的水杯简直绝配,Orlando想着想着就笑出了声,咳咳咳,泡沫一下子糊上了鼻子,一看。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......咳咳啊哼咳,太傻!!“一手撑着镜子,拿着牙刷,盯着自己,挑了挑眉,嗯,帅。


(瑟莱)(佩花)镜面Four

由于学业考试的原因所以断了很长很长时间,而且思路有点乱,但现在整理好了,对此非常抱歉,还是每篇提一下设定吧。

*本文脑洞是关于佩佩和开花拍完五军之战后的生活

*镜子梗和穿越(因为某种原因能在镜子里见到自己扮演的角色,角色也能看到镜子里的人。)不喜勿入。

*双暗恋向

*全是作者无聊时的脑洞与演员无关。

      昨晚奇妙的一切不算什么,这种心态,大概是Lee得知自己将有长假在澳大利亚,不是一人,而是有Orlando的长假后,就有了。

    他大清早一睁眼,眉毛也没来得急摸,映入眼帘的便是日思夜想的那张脸,一恍惚,他见Orlando便坐到他床上,对方移了几下,双腿盘了起来,红肿的双眼逐渐眯了起来,最后干脆紧紧闭上了,听起来有点重的呼吸声,显然对方并没有想开口说什么。

    比起Lee,Orlando昨晚就略微妙些了。

   比如,Orlando昨晚在宾馆里和小Flynn通完电话后,一回想起儿子可爱的小脸就幸福极了,在床上滚来滚去,啊啊小Flynn开口就是Dady,闭口也是Dady,Flynn中途机智地提起上周没有给的小曲奇和奶糖的事,一说起,Orlando感觉对话那头的小人,口水一吸,嘴巴一嘟,Dady都觉得自己要赶快回去了,奶糖和小曲奇都要占位了。

  时间久了,夜也深了,他就觉得自己越来越无聊了,打开Facebook,也没有什么想说,又退了回去,但想起之前拍戏休息时,Lee给他看一些有趣的推文时,彼此魔性的笑声互相抨击着对方的耳朵,默契感十足,随后就又忍不住搜了搜那人,也没新动态,有点失落。

    大家都意外的安静,好像就只有他一人找事情干,又没事情干,哦那简单,洗澡睡觉。

  走进浴室前,他就在想要不要给自己那胡子剃剃,犹豫了一下,想起大胡子的某人,就感觉自己的胡子绝对OK了,但总要追求一下所谓的完美,哼哼,回去拿着胡须刀又冲进了浴室,顺便打了个响指,哒,浴室里所有的灯瞬间灭了。

  Damn it!之前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,现在他连衣服裤子都脱了,围了一块浴巾,就给他看这个?四周一片漆黑,浴缸的热水冒着白气,花洒的水滴了下来的声音格外响,就唯独那洗手台前的镜子,有点骇人,他慢慢地走上前,一看,那就来一个鬼脸,一照,妈呀吓死人了,就在这时镜子亮了起来,突如其来的亮光令他难受,摸了一把生理泪水,然后用手挡了挡光,一睁眼,哦又想闭眼了,眼前的一幕奇了,镜子里的精灵王揽着他的腰,NoNo精灵王子的腰,然后一抱,两人都去睡觉了,哦~接下来是要那啥那啥了对吧,哒一声,镜子里的景象没有了,就剩下他一人,真见鬼了,刮胡子的心情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说实话,昨晚他压根什么也没睡,光是一些想想就令人激动的画面,身体就有反应,大概很早,天估计没有亮,他猜了猜房门密码,按了按,门开了,熟悉地走到床边,看到Lee睡得十分香,仔细一听还有呼噜声,他就觉得昨晚一肚子的疑惑与担心,都稀释了,他选择坐在床边,过了很长时间只见Lee迷迷糊糊动了几下,有点好奇,他顺势弯腰一看,便对上了那双眼睛,他有一丝慌乱与紧张,但困倦占绝对优势,他爬上床,就打算补补觉,在Lee身边就这样安心,逐渐没了意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