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佩佩佩佩的开花233

这里cn筱漓 大概也是一个……懒癌写手吧…谢谢大家喜欢💕

【瑟莱】【佩花】镜面Three

    “Legolas,你在做什么?”

    低沉的嗓音在Legolas耳畔一掠而过,就像粗糙的沙粒翻滚在结实的土地上的安全感,无措的内心无法掌握身体上的某一处,小鹿般的眼神只不过是偷了腥的猫咪的虚心,习惯地想去摸那绿叶胸针,大概只有那冰凉的触感才会带给他暂时的冷静,面对他的Ada,他就像初上战场的士兵一般,有着一肚子的勇气,却没有满脑的经验罢了,过分的紧张使他忘却了自己只披了一件单薄的披风,多么愚蠢的精啊,他尴尬地用手拉了拉披风的线头……


     Thranduil的那双苍蓝的眸子压抑着未知的情感,距离是多么近,多么清楚,叶子是多么怕他,似乎他眼前的叶子耳尖渐渐染上粉红,淡淡的引精犯罪,许久才蔓延到那圣洁的脸上,原本就白皙的肌肤在内心羞涩的渲染下变得更加诱人,单薄的披风隐隐约约透露出结实的小腹,人鱼线仿佛向下滑到了另一个隐秘的世界,等待挖掘与探索,Thranduil硬生生的拉回了自己越轨的视线,这样下去事情可不好了。


   “出去吧。”转过身,不让眼睛去侵犯那惹人爱的画面,他的叶子仿佛尴尬地很,到底是谁困了?

     Legolas轻蹙起秀气的眉,掐紧的心给到了解脱,但内心渴望的却未曾给到满足,的确他很期待自己能与Ada能发生那种性关系,就算得不到众维拉的原谅,可能会被流传千年甚至唾弃,被恶心,成为历史上不可抹去的污点,他也未曾想过能得到救赎,每个精会找到长久生命的另一半,精灵的生命很长,很长到他们可以捏着易碎的心守护着自己心爱的精,他只是碰巧爱上了与自己性别相同,有着相同血脉的爱人,为什么就不能去追求?这公平吗?


      他紧咬着嘴唇,攥着褶皱不平的衣角,失望从他的心里一股劲地涌出,单单不向泪腺那儿进攻,地毯的绒毛像细针般扎着他的脚底板,走向卧室门的路上像更换几个世纪似的费力,Legolas支持着乏力的身子,他真的好困,好困,他想倒下床后就不要醒来了,空虚的躯体有何意义?


     “Legolas,过来。”脚步瞬间被挂上了句号,他僵硬地转过身,望向Ada的视线变得模糊,心里排斥着眼睛所看到的精灵,还是他真的困了,生理泪水滑越扑闪的睫毛,滑过酸痛的眼皮,一路直下诱人的锁骨。


     “Ada,我很困了,能……”他故意拉长了语气,显得自己十分困,这时感觉心灰蒙蒙的看不清了,一不小心就可能会拉远他与Ada之间仅有的父子情,现在只能逃得越远越好。


      “过来。”平淡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感情。

       Thranduil觉得今天必须要和可爱的叶子好。好。谈。谈。了。


      此时此刻,Legolas最好的自我安慰便是:大概没有精灵能反抗精灵王的命令。当然Ada如此诱人的一面他是不会与其他精一起享受的,nana也不行。


    Legolas复杂的内心就像不懂事的小精灵打翻了厨房的酱罐,面对被糟蹋的厨房,内心期待又害怕。


    他做了一系列的思想准备,最终迈着大步子走向他的Ada,彼此感受着逐渐贴近的胸膛,频繁用力的心跳次次击打着他的心坎,Ada独一无二的体香幽幽地飘入他的鼻内,酒香的香醇刺激着他的神经。


   “Legoals,你以为自己是无敌的吗?谁允许你只穿这一件薄的要死的衣服出来的?刚回家就生病,以为我不知道吗?大半夜躺在门口是等着哪个精来艹了我们可爱的王子殿下吗?嗯?”语速越说越快,Thranduil拉近了自己与Legolas自己少的可怜的距离,贴着耳朵控诉着,目睹着迅速升温的耳尖,不忘恶意地吹着气,Legolas的耳朵温度不见好转,反而更加热了,任由着Thranduil的手揽着他的腰,顺势Thranduil也弯下腰,另一手开始往下探,接着小心的抱起,走向邻近的床,Legolas满意的闭上了眼睛,他相信接下来会有一个好梦,他的Ada会陪伴着他做完这个梦。


   “Ada,我困了。”

  “嗯,睡吧”


   而镜子的另一边……


  Lee看着渐渐暗下来的光线,心里想着都睡了?不行!他再看看,他的脸直贴浴室的镜子,脸上的肉彼此亲热的拥抱,知道了人以为他在找精,不知道人以为他在发神经,直到他腰酸才放弃了寻找,离开了浴室,啪,留下漆黑的一切。

   好困啊……


  同一镜子,同一梦。


评论(7)

热度(2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