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佩佩佩佩的开花233

这里cn筱漓 大概也是一个……懒癌写手吧…谢谢大家喜欢💕

【瑟莱】【佩花】镜面Two

镜面TWO

  

    除了餐具之间清脆的碰撞声外,交织在Legolas耳畔的便是他Ada咽下酒水的声音,咕。他不禁咽了一下口水,咕。Ada的嘴角粘上了密汁,接下来像是不经意间的动作,粉嫩的舌尖舔去了香甜,小小的动作对于Legolas可是极大的诱惑,他喝了口汤缓解自己突来的干渴。

     他知道那该死的王族礼仪使他很少见到Ada用餐时说话,更别说他一直期待的关心,那深邃的瞳眸浮现出宠爱与不舍难道只属于幼年的他?还真是令人嫉妒,他不由得握紧了刀叉,轻咬住了嘴唇。

    Thranduil一直在用余光观察着Legolas,似乎叶子的反应让他十分满意。

     Legolas见他的Ada起身,他也随之起身,站稳了身子,目送着他的Ada退席,Ada身后的一侍女无声地拉开椅子,Thranduil优雅地挑选着另一旁侍女手捧着用白宝石镶嵌的银盘上的餐巾,犹豫了一会,直到眉头开始舒展时,修长的手指捻起金丝绣边的餐巾,用其轻抚了一下嘴,随后便丢回银盘上,转身离开,迈着步子走上了盘旋的楼梯,手掌抚过顺滑的扶手,有着精致雕刻的扶手,与旁边的精灵仿佛是从禁忌的油画中走出来一样,而那长长的袍尾丝毫不阻碍Thranduil,靴子与地板的合作传出了有节奏哒哒哒的声响,有力的回应了靴子主人的好心情,身后有一群侍女紧低着头,与她们的精灵王保持一米左右的距离,不紧不慢跟随着,走着盘旋的楼梯的时间好长好长……

    一恍惚,最后一小点暗金色的袍尾离开视线时,Legolas幽蓝的眸子开始变得暗淡,无力的用双手支撑着,微微低头,那清淡的汤水让他看到自己失落的表情,不禁笑出声来,瘫靠在椅背上,真的好累,他只是国王的王子,莫怪那血缘的铁链紧紧拴住了他们,只让他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 “噗…真是狼狈呢。”现在他与他的Ada像是天敌之间的掠夺与侵略,只是表面看似平静无澜?那些不知情的精灵还以为他们的王子与国王之间是多么父子情深,当然“情深”是绝对的。

   深夜,密林的夜空从来不缺少钻石,在陆地上也一样,山猫拥有着诱惑小精灵的瞳眸,远远的望去像闪闪发光的宝石在草丛中穿梭,但这时密林大多数的精灵都缓缓入睡,连那守夜的侍卫都在硬撑着上下不停动弹眼皮,精灵的浅睡不代表他们不需要足够睡眠,那玲珑的尖耳朵十分敏锐,然而对于有一被窝心事的精灵来说这便是一种受罪,Legolas深刻感受到了。

     他试着全身放松,深呼吸,闭上眼睛,不要想任何人,比如Ada……

    好吧,他彻底失眠了,无趣的抚摸着丝柔的被单,只有他一人的体温,只要一闭上眼睛,那张邪魅的脸便入侵了他的大脑。

    Ada的唇是否像密林樱桃般可口?一开一合地说着情话,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时内心按压不住的欲望,喉结反复上下,下腹渐渐热起来…

   “唔……好热”Legolas掀开盖在头上的被子,双腿发力,上半身离开时温暖的被窝,急着翻下床,随手一拉,披上了睡袍,与那迎面而来的风的拥抱来解除燥热,整个人像是从热汤中捞出来的一样。

    Legolas卧室中的一面长镜随着关门声喀,渐渐发着微弱的黄光,一面模糊的影像开始逐渐清晰……

他匆忙地走出卧室,顺着右边长长的走廊,一路欣赏着Ada的画像,每一幅都是如此的陌生,看到最后一幅时,他开始放轻脚步,楞了楞。

    耳朵紧贴Ada的卧室门,冰凉的门传来的感觉让他不禁抖了一下,声音很小……还是有点令他担忧他的Ada是否察觉到,左腿紧靠着门,防止身体重心不稳,细小的声响模糊不清令他无比好奇,尖尖的耳角动了动,Legolas不由得把左手放到耳边,另一只手随意的垂着。

“哼,人类就是人类,才几个星期,胡子就长成这样了。”

“我也不想这样啊……但是我觉得这并不重要!”

   Legolas以多年隔门倾听Ada手翻纸张嘶嘶声的经验来看,他的Ada居然在卧室里自言自语……而且前后语气语调完全不像是一个人,莫非他平时那高冷……

   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似乎是门另一边的信息量太大令他难以接受,导致他的右臂重重一放下,房门静悄悄地开了,然而他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姿势,只见他的Ada微微回头,冷静的目光与他对上,Ada对着一面与他卧室里一样的长镜。

    “Legolas,你在做什么?”

   

  

  

评论(4)

热度(24)